网站Sitemap|导航地图

成功案例

CASE

这是我们国家命运转折的开始

作者:大庄家彩票发布时间:2019-01-14 15:42

  为了创业,甘愿辞去医院副院长职位,不惜推着三轮车走街串巷。他是中国速冻汤圆之父,创业那年,已经50岁了

  他靠借的1.5万起家,用了20多年时间,把企业做到了近百亿市值,年销售额50多亿元。他就是三全食品创始人陈泽民,他开发的速冻汤圆,让异乡的游子也能在“元宵佳节”吃到汤圆

  1943年,陈泽民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,幼时就跟着家人在郑州、南京、沈阳等10多个城市之间漂泊

  3岁开始过着随军生活;10岁就和同学们一起捡废品卖钱;上初中后,为了勤工俭学,他学会了理发,有时间就去农村“打工”。泥瓦匠,搬砖,这些苦活、累活都干过,年轻时吃得苦,竟成了日后的财富

  陈泽民说,“小时候勤工俭学和青年时的艰苦劳动,造就了我不怕吃苦的性格,并且让我深深地认识到:只有通过劳动,才能创造财富。”

  不但能吃苦,还敢闯。9岁时,他对无线电产生了兴趣。收音机、录音街、电视机,家里能见到的电器都被他拆了。拆着拆着,他就练就了维修家电的技能

  上高中以后,他进化成了小小发明家,靠着丰富的理发经验和家电拆卸经验,他帮助农民伯伯发明了一台简易式的收割机,把庄稼当做头发“剃”。丰富的联想能力,为他日后的不安分埋下了伏笔

  命运和陈泽民开了一个小玩笑。1962年,大学本来要考自己兴趣浓厚的无线电专业,结果阴差阳错,陈泽民被分配到了医学院

  “学医”以后,每天都是高三,课本厚到能防身。命运把手术刀送到他手里,拿走了梦想,却送来了一片光明仕途。18年后,青春不再,41岁的他成了市医院的副院长。然而,让人羡慕的官运不能让陈泽民满足

  “两个儿子都大了,以后结婚要买房子,婚礼也得体面些。我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工资,感觉尽不到父亲的责任。”

  他向邻居借了1.5万元,试着做培训,开餐馆,甚至摆地摊,但这些小生意都无疾而终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在上海出差,看到了冰激凌在大城市卖的很火。年近半百,他找回了年轻时的发明天热情,没日没夜研究起了冰激凌机器,靠自己造的机器,卖夹心冰激凌小赚了一笔。他决定在商场里租柜台卖冰激凌,取名“三全冷饮”

  我时常会想起十一届三中全会,因为,这是我们国家命运转折的开始,也是我自己命运转折的开始。如果没有改革开放,没有思想大解放,我不可能有今天,三全也不可能成为中国速冻食品行业的龙头。我把企业起名叫‘三全’,就是为了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,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。”

  但在北方,到了冬天,冰激凌生意就到了淡季。员工没活干,生意变得冷清,他认为买冰激凌不是长久的生意,他开始寻求转型

  那年冬天,陈泽民去哈尔滨出差,看到了东北人把吃不完的饺子冻起来。他想起了自己家经常做的汤圆,饺子可以冷冻储存,为什么汤圆不能冻起来卖呢

  速冻汤圆是一种全新的创新,解决了食材保质期的问题,可以让自家的汤圆卖到更远的地方。陈泽民意识到这将是一个改变命运的事业。说干就干。但是,一个又一个问题摆在陈泽民面前。研发、生产、销售都需要从头做起

  首先,速冻汤圆是他首创的,市面上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吸取,机器需要他来研发。从馅料到包汤圆,到冷冻,他借鉴了夹心冰激凌的生产原理,把汤圆馅料冻起来再包

  这是啥?有人买吗?在那个年代,面对独一无二的速冻汤圆,市场的反应是冷淡的

  50多岁的陈泽民下定决心辞去三甲医院副院长的职位,为了速冻汤圆拼一把。没钱、没资源、没渠道,半百年岁的陈泽民不得不蹬着三轮车推销自己的速冻汤圆

  陈泽民说:把自己退路断掉,一心一意去创业。没有条件、没有钱就靠自己去创造条件

  他拉着燃气灶和锅碗瓢盆,带着自己的速冻汤圆,走街串巷叫卖,现场给人煮汤圆。沿街叫卖,连个固定店铺都没有,陈泽民的生意怎么都不见起色

  然而,除了研发机器投入的钱,为了制作好的馅料,他还租了几十亩地。如果生意没有起色,他将血本无归。直到有一天,他在街上遇到了之前一位患者的父亲,他是市里一家商场的领导,他对陈泽民说,你为什么不去商场里推销呢

  跑遍大街小巷都不见起色的生意,被一句话盘活,陈泽民开始像各大副食商店推销自家汤圆。经过不懈的努力,当地几家商场的领导在尝过他现场煮的汤圆以后,想那几箱货试买

 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第二天,他的汤圆被一扫而空。销路解决了,陈泽民开始建起了“三全食品厂”。再也不是之前的小作坊了,规模生产以后,一条生产线的投资是他难以承受的

  “泡沫板、铁皮、涡轮风机、无缝钢管、压缩机……”2个月以后,他硬生生自己研究出了一个低温冷库,并搞出了一条速冻汤圆的生产线

  他开着一辆4000元买来的二手旧面包车,拉着冰箱、锅碗瓢盆、燃气灶,到全国各地现煮现尝地跑推销。1993年春节,1吨新鲜汤圆投入北京市场没想到,仅仅过了2天,电线吨已经见底了,再以最快的速度送3吨来。”

  由于速冻汤圆迅速流行,不到几年,全国就出现了大量仿制“三全汤圆”的企业

  手持专利的陈泽民没有选择去追究同行的侵权行为。放弃数额巨大的赔偿费,他却说,你或许可以挡住身边的一些同行崛起,却挡不住国外巨头登陆上岸。与其让海外巨头长驱直入,还不如本土同胞齐心协力,把市场迅速做大,在较短时间里形成有一定‘抗力’的民族速冻食品产业

  2008年,三全食品登陆深交所。2009年,陈泽民退隐,他把三全食品交给两个儿子管理

  “我把三全交给年轻人去管理,自己专门从事研究怎么利用地热来取代煤、取代石油。很快,我们开发的‘地热集装箱’发电就可以成为现实了。”“食品不安全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,水不干净我们也可以买矿泉水,但是雾霾谁也躲不掉,促使我们去寻找一种新的能源。”

  2016年5月,中国乃至世界第一眼干热岩超深探采井——ZZSQ-01井在郑州开钻

  陈泽民,是这口井的投资人,而这口井就在三全食品厂的院内。在自己家挖了6000米深的井,70多岁的陈泽民却开心的像个孩子



相关推荐: